热门新闻 News

首页 > 模拟大赛 > 正文

当权力已经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

作者:admin   发布时间:2017-3-10 9:13:23  浏览量:671

比基尼娱乐_钱柜娱乐_优发娱乐_十六浦娱乐_星际娱乐快讯:

◎王丹

原美国《外交政策》杂志总编辑奈姆前年出版的新着,英文书名是《TheEndofPower》,这应当翻译为《权力的终结》,2015年商周出版的中文本标题翻译为《微权力》。初看起来,似乎中文译名与英文原意有一些出入,但如果我们通读全书,也就可以理解译者为什么会故意做这样的转换了,因为这本书的主旨就是告诉我们:当今世界,传统的权力形态,例如国家,独裁者,跨国公司等等,已经逐渐失去了对世界的影响力,取而代之的,是一些更小的单位,例如黑客组织,社会运动等等。相对而言,两者的最大区别就是规模:今天的权力竞争,已经是以小搏大的形式。正在崛起的权力,已经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,影响我们的社会和我们个人生活的,已经是规模更小的权力,也就是微权力。因此,书名《微权力》,其实是点出了该书最重要的观点。

事实是不是这样,当然可以见仁见智;但是我认为作者提出的观察,确实从某个层面给我们很大的启发;这个启发带来的不仅是希望和未来,也是危机和挑战。原因就在于:当权力已经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的时候,我们真的准备好面对了吗?我认为,这是该书提出的内容中,更为重要的一个思考点。

奈姆并没有一味地为微权力的崛起叫好,他也对这种新的社会现象提出了一些令人担忧之处。他指出:权力衰退会引发五个明显危机:一,失序。在他看来,欧洲无法及时有效地回应恶化的经济危机,正是权力终结侵蚀效应的结果,正是旧有权力终结之后产生的失序状态的表现啊。换句话说,美国当世界警察,我们认为这是霸权;但是,当世界没有警察的时候,国际社会的秩序要如何维持?

二,技术要求降低与知识失传。他认为,政党消失代表专门的重要知识也将随之而逝。许多新人就如瑞士历史学家布克哈特所称的可怕的简化者,他们是煽动家,只懂得从公众的愤怒与失望中榨取权力,言语令人痴迷但简化得可怕。我想很多人现在读到这一段,大概都会在脑海中浮现出美国总统川普的形象和他获胜的原因。从这点来说,奈姆真可谓是一个成功的语言者。

三,社会运动的庸俗化。这一点特别值得近几年社会运动风起云涌的香港和台湾的读者注意。奈姆引用作家莫洛佐夫的概念,提出当今世界出现了崭新的低参与,低影响力的行为,他称之为懒人行动主义,这样的行动风险是太沉迷于网路请愿,粉丝人数和按赞的数目。所谓键盘革命家,是不是反倒会是终结革命的存在?这也是网路运动者应当思考的问题。

与此相似的,是第四个危机:人们会变得愈来愈不耐烦,人们的注意力会愈来愈缩短,使得其他单一议题很难维持公众的关注,获得支持的时间不足够奠定真实且长久的力量。换句话说,微权力固然灵活多变,但会不会也因此而让人们失去长远的目标和期待?

最后一个危机就是疏离感:当我们不再必须倚赖大规模的集体,以及由此产生的认同来让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的时候,当我们的同温层其实只是虚拟和不稳定的,随时可能消失甚至不再同温的时候,当我们不需要太多的同侪,一个人也许就有力量做很大的事情的时候,我们彼此之间的连接是否还有意义?

社会的变化势不可挡,微权力的崛起已经成为事实,在这种情况下,对这种现象可能产生的负面作用进行思考,可能是最负责任的做法。●

本文固定链接:http://yysj98.com/b/201703/6913.html